载入中...
   您现在的位置 本站首页  名家讲座  名家讲座  转:钟春平:正确认识“产能过剩”问题
转:钟春平:正确认识“产能过剩”问题
2014年07月16日17:22 来源:光明日报
[2015/7/21 13:50:08][阅读3623次]

   

资料图片

    对“产能过剩”问题存在的争议

  人们目前似乎形成了一种共同的判断:产能过剩严重,产能过剩问题突出。据工信部公布,2012年底,我国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、船舶产能利用 率分别为72%、73.7%、71.9%、73.1%和75%,因此也形成了相关的政策:2013年10月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 意见》,11月国土资源部发文《严禁为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供地》。同时,国际机构也对中国企业的产能过剩问题高度关注。比如,IMF认为是中国的高投资率引 起了产能过剩并导致了资源错配,使得总体投资回报率由20世纪90年代初的25%下降为如今的16%。IMF还利用经济增长模型测算后指出,如果这个问题 不能很好地纠正,中国经济的年增长率将可能跌至4%左右。

  从更长的时间区间看,中国也一直存在着产能过剩的“顽疾”,每一次经济相对不景气时,都需要治理产能严重过剩问题,但越治理,似乎产能过剩问题越严重,产能扩张一直非常快速,因而如何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成为宏观决策中的重大问题。

  不过非常奇怪的是,截至目前,关于中国制造业产能利用率的统计结果仍然没有统一。已公开发布的最为乐观的估计是OECD测算的中国制造业产能利用率的 季度数据,2011年平均水平达到85.60%。相比而言,IMF国别报告的统计结果最为悲观,数据显示中国平均产能利用率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 是80%左右的水平,但是危机爆发之后迅速下降,至2011年仅为60%左右。然而,根据笔者实际调查的企业微观数据,部分国有企业产能利用率事实上是很 高的,某国有钢铁企业在2010年、2011年和2012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0.74%、83.99%和87.84%,特别是2013年年底,产能利 用率的数据进一步攀升。微观数据和汇总数据出现了巨大的反差,这些混杂的信息充分显示出已有测度结果的相互矛盾和较大偏差,因而需要对产能过剩与否及过剩 的程度进行科学、准确的判断,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政策选择。

  从国际层面看,很少有国家将产能过剩视为一个很重要的命题:首先,在政策层面,主要国家有产能利用率的统计指标,部分国家产能利用率也很低,但并没有 所谓的“产能过剩”治理的政策主张,全球产能过剩也没有像GDP等其他经济指标一样有官方全球统计数据;其次,在研究层面,在更多的经济学分析中,并没有 将产能过剩作为一个关键议题加以研究,而是侧重对产能利用率的剖析。因而除了实践统计环节存在争议之外,学术界对于如何看待产能过剩问题更存在着真伪命题 之争。

  从全球主要国家的统计数据比较看,中国的产能利用率并不是最低的,这就意味着需要考虑是否真正存在着严重的产能过剩、出台一系列政策是否有必要的问题。

  如何判断中国的产能过剩和产能利用率数据

  数据和信息是问题解决的前提。虽然产能利用率在界定上存在着一些争议和难度,但企业通常能够反映自身的开工程度,因而从企业的问卷调查中能够获取较为准确的信息。由于国家统计局未系统公布产能利用率的数据,这导致了产能利用率判断上的争议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企业在报告其产能利用率数据上,存在着如实反馈真实信息的激励和约束问题。事实上,很难期望企业会准确反馈产能利用率数据,目前,国内 的企业并没有真实反映其产能利用率数据的激励,反而存在着夸大其产能和产能过剩状况的可能性:作为对其他企业的威慑,通过夸大其产能、降低产能利用率的数 据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阻止其他厂商进入的意图;此外,出于政策影响目的,企业夸大其产能过剩,并造成所谓的“资源耗费”印象,有可能获取更多的政策倾 斜。目前,对企业不真实报告信息的约束和惩罚事实上难以实施,因而信息的可信度将是严重的挑战。

  笔者的判断是,目前汇总所得的产能利用率数据可能更多地被低估了,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可能更多地夸大了产能过剩问题,大部分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仍处于适度的水平。随着经济形势的转变,产能利用率会很快回升。

  目前对产能过剩的强调可能过头了,存在着企业和行业推动的政策性扭曲。不排除少数企业为了获取政策支持而扩大了产能过剩的事实,也不排除少数国有企业 和重点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消除产能过剩的政策出台:清理和化解产能过剩在政策上主要是“淘汰和清理落后产能”,特别是产能较小的企业,这种政策一定程 度上是维护大企业的利益。基于这种政策特性,化解产能过剩的政策有可能进一步扭曲了产能过剩问题,进一步加剧了产能过剩顽疾——所有的企业都力图扩大产 能,因为规模大、高产能的企业会受到保护。这就是产能过剩顽疾的政策怪圈。

  如何准确分析产能过剩的原因

  中国的产能利用率较低或产能过剩的原因,更多的可能是国有企业和政府行为的扭曲所致。从宏观层面看,总需求在近几年呈现出较大幅度的波动,外部需求下 降降低了有效需求,产能利用率有所下降,而此后,国内的刺激政策出台,从另一个层面急剧拉高了总需求,宏观运行态势和宏观政策导致了总需求的过度波动,这 是产生产能利用率波动的基本原因;从微观层面看,国有企业微观利益机制和约束机制不强,更多地谋求政治利益或争取政策支持,这可能导致了产能利用率在经济 不景气时进一步降低。由于经济处于不景气时,政策决策层通常会出台一些刺激政策,这种刺激政策在短期看不具备经济可行性,但国有企业会为了政策支持或政治 考虑而迎合,进行相应的投资,从而扩大生产规模,由于存在着投资时滞,有可能在下一波经济不景气的初期,产能利用率会较低。另一个重要的推手则是地方政 府,地方政府为了产出和规模,会利用中央政府的刺激政策不断扩大产能,为企业的扩张提供各种显性的补贴、隐性的土地等支持政策,而在中央政府试图压缩产能 时,采取变相的拆小变大的方式进一步增加产能。

  简单地说,中央政府的刺激政策、地方政府的产出偏好及隐性补贴、国有企业的大幅度投资扩张等因素使得中国的产能不断增加,但由于需求的波动,使得所谓的产能过剩问题不时出现。

  化解产能利用率较低的长效机制

  如何实施长效机制和政策?就政策选择上,需要更多地理顺价格机制,强化环境标准,更多的居民参与则是政策得以实施的重要保证。当前对钢铁等行业的产能 过剩和产能利用率的关注,很大程度上跟排放和环境污染有关。而导致产能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,资源和环境等并没有得到恰当定价。

  因而,化解落后产能的长效机制,首先,可能需要更多地从市场机制入手,通过对资源和环境进行定价,通过影响成本等方式引导微观层面的资源配置,减少地方政府的各项补贴措施,提高并加大对水电资源、三污排放等的收费。对于国有企业,需要强化其利益机制。

  其次,就主管部门的具体政策上,更多地从环境标准层面强化前期的准入和后期的监管。在具体政策上,需要更多地通过环境标准等方式来实施,强化环境监督力度。

  最后,如何实施这些政策,可能需要更多地引入监督主体。比如环境污染方面,由于污染与所在地的居民相关,而地方政府在短期内并没有控制污染的真正动 力,反而为了获取GDP而发展有污染的企业和产业,中央政府和主管部门由于信息和执行力等问题,也很难完全监管,因而,将有切身利益的居民纳入参与监督体 系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法。

  (作者单位: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,本文为国家社科重点项目〔13AZD073〕的阶段性成果)



无附件

 <<无 转:《改革》总编辑王佳宁:经济学期刊选题的重要取向 >>  
载入中...